阅读历史 |

第410章 你也就是个弟弟!(1 / 7)

加入书签

李学武从未想过,会在国际饭店的招待晚会上看见古丽艾莎。

古丽艾莎倒是早早地便看见了他,甚至从进入轧钢厂的那天起,便有见到他的准备。

犹记得上一次分别还是两人的第二次见面。

在车上,古丽艾莎问了他的工作单位和电话,也告知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可从那晚过后,这个人好像消失了一般,自己从未收到过他的来电。

当然了,本能的坚持和矜持,她也没有给李学武打电话。

这种僵持在一个月后,还是她忍不住主动打破,给轧钢厂打去了电话。

可是,当她要接李学武这个名字时,对方总是很谨慎地询问她的信息。

而当她说出自己的身份时,对方总是以无法接通为理由拒绝掉。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李学武这个名字是假的,忌讳的,还是她的信息有忌讳。

从那以后,她便没了再联系李学武的勇气,更没了工厂找他的信心。

一方面是大学习活动开始了,全京城的大学都受到了波及,包括民族大学。

另一方面则是担心李学武已经出事,或者有什么不方便。

无巧不成书,她跟李学武再一次见面的机遇出现了。

轧钢厂文艺宣传队扩招,需要招录一部分在校艺术大学生。

而当她突然看见红星轧钢厂这个厂名时,实在忍不住报了名。

舞蹈功底扎实,成绩优秀的她,一眼便被轧钢厂请来的艺术老师挑中了。

其实报名轧钢厂文艺宣传队的人很多,特别的多。

为什么?

这里不多讲,懂的都得。

其他学科的学生还有计划未来的能力,唯独艺术专业的学生更迷茫。

当前艺术团体正在面临改制和兼并,很多单位都停止了招录,甚至还在往外送人。

没有招录指标,就意味着她们这些艺术生便要面临滞留学校的窘境。

突然有一家京城本地单位来招人,打听之下,还是钢铁企业重点单位,如何的不让人心动。

专业对口,京城户口,对于外地学生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了。

这一批次,轧钢厂在京城的艺术院校中招录了一百多人,古丽艾莎就是其中一位。

十月末入职,封闭训练和培训了一个多月,她也是十二月份才完成了所有的磨合锻炼。

文宣队舞蹈队的人数最多,按照舞种需要,分成了三个小队,一个大队,适合分别表演,也适合大型舞蹈排演。

其实进入轧钢厂以后,古丽艾莎就有去找李学武的冲动,可怎奈文宣队管理颇为严格。

半军事化、半封闭式的管理模式,让她没机会,也没关系去找人。

几万人的大厂,干部还行,跟熟人一打听,便能知道机关里谁是谁。

似是古丽艾莎这样的新职工,还是文宣队的职工,恐怕连办公区都进不去。

尤其是她只知道李学武在保卫处上班,不知道他到底在哪个科室。

所以关于他的事,古丽艾莎一直隐藏在心底,等着巧遇的一天。

没想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他所谓的在保卫处工作,到底是真,还是假。

真,保卫如何能坐在了厂领导核心位置。

假,又何必说了真单位来骗自己。

现在就连他这个人是真是假都不清楚了。

一曲终了,曲终人散,台下一阵热烈的掌声,翻译传来阵阵赞叹。

老外

好像特别钟意这种具有民族特色的艺术元素,李学武也被问及了刚刚台上表演的舞蹈。

要是问五六式枪组的具体信息,或者经济发展、管理相关的内容他还能掰扯一阵。

要问艺术,这可真问到了他的知识盲区。

他对艺术仅有的了解,那都是在床上……那个了解和支持的。

所以,当外商很有兴致地问起这个领域时,他便开始了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就连外商身后坐着的翻译都有些忍不住使劲儿抿住了嘴,很怕笑出声来。

偏偏这些老外还真就吃他这一套,很认真,很仔细地听着他的忽悠。

明明是劳动人民抵抗侵略者后的庆祝场面,愣是被他说成了采摘葡萄庆祝丰收喜悦,歌颂组织领导光辉正确的含义。

真可谓是台上歌舞欢跳,台下胡编乱造,主打一个你演你的,我说我的。

老外也分不清台上在欢庆什么,反正看着挺热闹。

这会儿听着李学武解释的挺有条理,还真就信了。

至于说刚刚为何舞台上表演的演员目光热切,自然奔放,李学武只能告诉对方,轧钢厂是一个综合实力强劲,拥有专业服务职工文艺需要的艺术团队。

别问,问就是专业。

他能说那姑娘是在看自己吗?

当然不能,李副主任是正经人!

法国商人香塔尔就在李学武不远处,听见了这边的讨论声,笑着参与了进来。

她来自于浪漫之都巴黎,自然具有对艺术的审美观点,甚至能从专业角度解读台上的舞蹈含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