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赵紫英(1 / 2)

加入书签

“是!”赵紫英的声音又变的柔媚多娇:“为了仔细探明那方大印是否落在秦家,潜心多年后,我终于骗过老鬼秦腾,成为秦家死士,名列第六。”

霍千帆早就说过,秦家暗养的九大死士当中,要数天六的讯息最为灵通。可林季却是怎么也没想过,那曾数有交集的狐族小妖竟有这般能为!

何止是他?那素以阴炸著称的老鬼秦腾竟也看走了眼,千挑万选出来的死士里还藏着如此人物!

“那秦家就未曾疑过?”林季很是不信。

赵紫英笑了笑,那满脸皱纹好似水中涟漪般层层荡开,转眼间又变得百媚千娇,两眼含笑道:

“我赵家最善遁魂之法。早年间,曾有一青丘小狐被人毒杀,我便借她习练三渡之术。刚一醒来,就见被人抱在怀里,一口口喂我汤药。恰时,我初经此法出了岔头,不但百年之内再无转生之机。甚而就连性命也大是危急。若不是被他所救,那还有什么旁日他朝?”

“想必,你也猜到了,那人正是宋苍,可你未必能知晓的是,那宋苍成道的第一世乃是拜在合欢门下。自然,他起初救我本来也没安什么好心,可我也正有求与他,索性就假装不知,顺水推舟结成道侣。”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犯胡涂!”

赵紫英微微一笑,似是回望当年道:“宋苍当年是合欢宗嫡传大弟子,其之天赋望今绝古!被被众多长老一致首肯将来定将光大合欢成就不世英才。可谁也想不到,他竟为了个连底细都摸不清的小女子连犯数禁,差点儿以他一己之力灭掉整个合欢宗!”

“随后,他带着我浪迹天涯四处避躲。最后实在没法,这才投了长生殿。”

“长生殿积有夺舍秘法,我又最善遁魂之术,宋苍的大梦之道也是由此启发。自然,这都是后话。再经重生后,宋苍终于破出桎梏,划入道境。而我也挣脱束缚,三法铸成!化人、化鬼、化妖一念而成!”

话声一落,立在土龙头顶的赵紫英果然接连三变。

就像浮在身后的影子一样,时而是满脸皱纹的垂暮老妪,时而是风华绝代的妩媚少女,时而是八尾摇曳的大妖圣!

“也在这时,我被秦腾选中。又过不久,又以青丘狐身,连上了南海妖后,被她当成一颗提前布在九州的暗子。”

林季恍然道:“如此说来,不仅那宋苍一直被蒙在鼓里。甚而就连南海妖后、秦家主仆、长生殿司无命也全然不知你真实底细?!”

“也许,只晓其一吧。”赵紫英回道:“秦家死士仅以暗中传信,从不见面。自我化狐之后再未见过秦腾,他自然无从知晓我就是胡百媚,我又告知已然暗入长生殿,时常传去隐秘之事。包括长生殿正自密谋、意图颠覆秦家社稷——只是故意隐去了替换沛帝精血一事。从而误使秦家将计就计自毁江山。”

“同时,我也曾如实告知宋苍和司无命,我乃妖国暗子。可司无命不但没起疑心,反而借着我这条线暗和南海勾连,趁机掀起扬州之乱。我与妖后也直言说起,与长生殿之关联。妖后大为赞赏,就连径入九州的白象王之流也都从我行事。”

“秦家、妖国、长生殿皆是如此。仅知一二罢了!可我不仅三法合一,还同为三方暗棋。真真假假,虚实难辨。谁也不曾起疑!”

“我家秘法甚为奇异,任他几人如何了得也破识不出。由此,我自三方间往来如常,霎是有余!”

听闻至此,林季不由暗下唏嘘!

那秦腾、秦烨两主仆何其诡诈?

司无命又是怎样奸雄?

南海妖后岂是泛泛之辈?

可赵紫英竟游刃有余骗的几人团团乱转,又该何等传奇!

“赵紫英。”林季想了下道:“既然暗里传信的都是天六所为,那其他几个死士的底细你也清楚?”

“并不尽知,但可猜出一二。”赵紫英如实回道:“天九,天八,天七,你都已先后见过,甚而接连死于你手,那天三人虽未死,却也心意早绝,也就无需再提。”

“除我之外,你还有四人未曾见过。”

“那天五是个和尚,具体样貌暂不知晓。原本常在九州上下废墟旧址中晃荡,可在你襄州称皇之前,突然就断了讯息。这种结果下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谁彻底灭杀了!死的无声无息,连半缕魂魄都没剩下。”

“天四从未出过手,唯一能确定的是,他是道门子弟,而且辈分还不低!”

“天二倒是恰好相反,先后出手百余次,可每次的手法都不一样,有时用毒,有时用剑,有时用符。其之性情,更是超离,有时心怀大善,所行之事足令世人惊赞,有时又恶贯满盈,即便同为大恶也甚为不辱!”

“更奇怪的是,看不出他门派师承倒也罢了,可连境界高低也无从辨识——无论他奉命与敌的对手是谁,好似都是勉强得胜,无论是刚刚入道的后辈小儿,还是入道巅峰的绝世强者,向来都是堪堪险胜而已!”

“扬州高家家主仅有六境初期的修为,与他苦斗三天三夜,这才剑落半招,被抹了脖子。东海敖峰,已近真龙之体,也是与他苦战三天,随后被活活累死!”

“这人好难捉摸!”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